忆襲1988

一个什么都不会干的辣鸡玩意儿。。。(ಥ_ಥ)

小王子与小骑士(二)


双黑成长paro

接上篇。

date4 (18岁)

哐哐哐。(敲门,不,应该是准备拆 门的声音 ) “喂, 混蛋太宰,你好了吗,能不能快点,磨磨唧唧 的 , 是女人吗。。 ”

“啧,中也,今天是我18岁生日誒,能不能温柔一点,还有,你才是。。。”当太宰治把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他被面前的平时超级嫌弃的自己的小矮人骑士惊艳到了。是的,面前这个如果不是因为声音,太宰治绝对不会相信这是那个带着黑色帽子的没品味的小矮人。。

“中也,你这是终于板正了自己的品味吗?”太宰治看着扎着松松垮垮的马尾却意外很好看的小矮人说。

“哈?还不是因为你,红叶大姐一大早就把我拽起来,说什么要给我打扮一下,参加你的生日聚会,不仅如此,她还把我的披风换成了这种低级的红色,说好不用换的衬衫也变成了这样,啊啊啊,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蛋。。。”

看着面前这只炸毛的小矮人,太宰治不禁笑出了声。

聚会开始了,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子,成年礼可是第一件终身大事,身穿正装的太宰治站在为他特设的舞台上发着言,台下中也手里端着酒,其实中也两个多月前就成年了,不过碍于家父的保守教育,他一直没有喝过酒,直到现在。

发言终了,太宰治四处寻找着小矮人,忽然,与谢也小姐姐从后面拍了拍太宰治的肩膀“哎呀,终于成年了吗,怎么样,是不是突然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啊?”

“嗯,是啊,不过有些事想做也不能太着急啊,不是吗?话说,晶子姐也成年很久了吧,怎么,还没嫁出去?”太宰治回头看着这个妆容精致的姐姐,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算了算了,不和你这毛头小子贫了,你是不是在找你的那个小骑士啊?这样,你先告诉我红叶在哪怎么样。”

是陈述句,只能好好回答了啊。“红叶大姐的话,现在应该在后面的花园里带着芥川玩呢,嗯,然后晶子姐是不是也可以告诉我中也在哪里呢?”

“誒,那个小骑士是不是没喝过酒啊,他现在正在大厅楼梯那里抱住酒瓶发疯呢。”说着便指向不远处的楼梯,这时,太宰治突然注意到与谢也后面还跟了个小不点。

“这大概就是晶子姐的那个传说中的弟弟了吧,真可爱。”太宰伸手揉了揉小孩儿毛茸茸的小脑袋,小男孩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惶恐,然后又故作镇定的介绍到“我叫敦,中岛敦,和姐姐来找芥川玩。”

“誒,芥川吗,嗯,那是个不好相处的孩子啊,祝你好运哟,敦君。”说罢便与与谢也饮了最后一杯。

当太宰找到中也的时候,中也正眯着眼睛满嘴酒气的说着胡话“啊,,,太宰治,就,就是个废,,嗝材王子,别看,嗝,他平时,,好,好像还挺,,聪,聪明的,其实,,他,真的是,嗝,超级笨,,,啊,,一个最简单的,嗝,体术,动作,他,他都,练不好,,真是的,,还,嗝,老是骗我,,这个,嗝骑士,还怎么当,,,嗝唔,,,嗯。。。”

看见这一幕的太宰哭笑不得,他无奈的从地上捞起他的骑士,“誒,中也的酒量就和身高一样让人堪忧啊,果然是无脑蛞蝓吧。”

“哈?誒,这不是嗝,,混蛋青鲭吗,,,嗝,你怎么在嗯,这里。”

“还不是因为中也啊,明明不会喝酒,还硬喝。”

“唔,,嗯,傻逼青鲭不得不说,,嗝,那个,真好喝。。唔,,嗝。。”

太宰瞟了一眼中也所说的那个,翻了个白眼,“废话啊,柏图斯能不好喝哦。真是没品味又没见识的小矮人。。”

“哈?嗝,来打一架啊,嗝,你个,混蛋。。唔,呕。。。”

“誒,,中也,,,别,,别吐啊。。。。”

这次,,他们没有打架,,而太宰也开始怀疑自己对中也的感情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怀疑人生,还有,,车上好冷。。[doge脸]

小王子与小骑士

双黑成长paro

date 1(6岁)

“治,这以后就是你身边的骑士(出气筒)了”

一只浑身缠着绷带的眼冒金光的黑发团子看着面前这只表情写满不爽的橘发团子“这是认真的吗?就他怎么矮?这就是只蛞蝓精吧,还带着一顶毫无品味的丑到爆炸的帽子。”

黑发团子的最后一句话终于激怒了这只沉默的橘发团子。。。于是不出意料的两只团子打在了一起。。

date2 (13岁)

“喂,混蛋,快点滚过来练习啊!”

“啊,蛞蝓真是很啰嗦啊,这样会变老哦。”

“啊,真的是,死青鲭,你要是一天到晚的少自杀几次,我就不会老的这么快了。”

“誒,中也这是在关心我吗。”

“滚。”

说罢,名叫中也的团子就把他的王子扔到了地上。

“咳咳咳,我说中也,他们让你教我体术,不是让你帮我感受体术。。。啊,要在床上躺一个星期了。。”

“混蛋太宰,别废话啊,赶紧站起来,还有别的动作要教,真是浪费时间。。。 ”

“啧,中也真的是热血无脑的小矮人啊。”

“哈,你敢再说一遍?”

于是,他们再次打在了一起。

date3 (15岁)

“啊啦啦,这是中也第一次参加舞会吧,怪不得这么紧张,以后邀请其他女士跳舞的时候千万别踩到人家的脚哦~”

本来就有些紧张的中也被这么一说耳尖瞬间就烧红了起来,那双澄澈迷人的冰蓝色眼睛里冒着怒火,“鬼才紧张,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混蛋。”说罢便狠狠踩了太宰一脚。

“唔  哇。。真的很痛啊中也,明明是一个小矮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哦。。。啊,真是的。”看着中也渐渐走远的背影,太宰不禁吐槽着。 ”

舞会开始了,太宰和邻国的美丽的公主小姐姐与谢也跳着舞,视线却一直飘忽不定的寻找着那个小矮人的身影,然后他就看见了在一旁与众位贵族小女生相谈甚欢的中也,不禁皱起了眉头,鸢色狭长的眸子里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啧。”

“誒,这是怎么了,平时遇事一向淡定的太宰治也有烦躁的时候?”被无视很久,努力躲着太宰踩向自己的每一脚的与谢也小姐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唔,抱歉,只是看见了一些让人心烦的画面。”

“哦呀哦呀,是那个吗,听说是太宰身边的骑士吧,看起来你很在意他呢。”

太宰治嘴角上扬“不过是身边的骑士罢了,我对自己身边的人都一样啊,都是很关心的,不是吗?”

“嗯,大概吧。”与谢也撇撇嘴。

舞会结束后太宰一个人站在宫殿的阳台上心里想着和与谢也的对话,嘴里念叨着“特别的关心,吗?”

“喂,死青鲭杵在那里想什么呢?”

“啊嘞,原来是小矮人啊。我正在想为什么中也会长不高的问题呢。”

“啊?混蛋,就算比你矮你也打不过我。”

“哦,是吗?我只是不忍心对女士下手罢了。”

“啊,你简直是欠打。”

是的,他们又打成了一团,这一次太宰这位作死的王子大人在床上躺了两个月。。。

TBC...

与唯一君聊天产生的神奇脑洞,坐在拥挤闷热的火车车厢里码字。。。

遣悲怀(一至三)

                       唐.元稹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You can't wake up this is not a dream.
you're part of a machine you're not a human being...

遣悲怀

*高举双黑大旗,

*蜜汁走向(๑•ี_เ•ี๑)

*大概会时不时开个车啥的( ̄ε(# ̄)☆╰╮o( ̄皿 ̄///)

         

  [ 第 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格式也有bug,请见谅,还望各位多提建议](ಥ_ಥ)

那么,故事开始_(:_」∠)_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屋内的男人瘫在一堆堆报纸里,口鼻间缭绕的烟证明他还活着。缠满绷带的手搭在头上,另一只手里捏着一个相框,只见相片里的两个人儿都咧着嘴笑着。突然男人喃喃道: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在哪。

        那是个令人难忘却也不愿记起的夜晚,“喂,混蛋太宰,在这里等着,要是这次你敢先跑,以后就别再想见我了!”“是是是,中也大小姐,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的。”“嘁。”回忆每每至此,名为太宰的男人那双鸢色的细长双眸中总会闪过一丝伤感,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窗外的雨渐渐停了。“啊,该去看看他了啊。”说罢便从报纸堆里把自己捞了起来,压了压炸起来的黑色卷发,伸手抓起沙发靠背上的卡其色风衣,便走出了门。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太宰走向那人最爱的跑车旁,习惯性拉开了副驾坐的门,却自嘲似的笑笑“啊,啊,又忘了,小矮人已经不在了啊。”说罢仰头平复了一下情绪便驱车开往那人的所在地。

         正在那人的坟前,太宰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束白色的雏菊,看着矮矮的墓碑,故作嘲笑的说“呵,不愧是蛞蝓啊,连选的墓碑的品味都是那么差,唔,要是你听见了的话估计又要揍我了吧,可惜啊,没机会了啊。话说你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我呢,到底想说什么呢,哎,真的是急死人了,好歹给说我

完再死啊,现在这样搞得我都没心情自杀了。”阳光渐渐向西靠拢了过去,一切在夕阳的映衬下都变得柔和了起来,太宰取出一支烟,缓缓点燃,烟从指尖掠过,消失在空气中,“呐,中也,你知道吗,你酒窖里面的酒我都喝完了,果然是专业藏酒师啊,每瓶都很好喝呢。嗯,还有什么呢,啊,对了,芥川现在也变成干部了哟,我现在属于无业游民了,偶尔回趟侦探社,看看敦君有没有被国木田带上歧途,现在发现敦君和芥川跟我们挺像的呢,在他们身上感觉看见了那时候的我们俩,没事干就打来打去的,却也会在正经的时候互相帮着对方,啊,总之一切都很好啊。”








_______ 分割线_______

盯~_(:_」∠)_誒,,,各位好,这是在下第一次写文,内容难免生硬(๑•ี_เ•ี๑),所以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也会接受各种建议,还希望大家会喜欢在下的文章,在此感谢各位的阅览(ฅ>ω<*ฅ)

超级喜欢这幅画的画面感,还有UP主的手。。😍

Xiaoqi:

录了一个简单的水彩过程,第一次录视频,剪辑也不太熟悉~算一个新的尝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