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襲1988

别关注像我一样的咸鱼。。。开学了就变成连肉都没有的咸鱼骨。。。(ಥ_ಥ)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天凉请加衣

【竹马,微翔润】
沙雕小甜饼,因为最近班里和身边的小伙伴被鬼天气冻感冒的很多,所以想起来的,也提醒各位,马上冬天了,天气越来越冷,衣服穿厚一点总是比挨冻要好

【话痨结束,以下正文】

近来突然降低的气温导致不少人开始感冒咳嗽,哪怕是国民爱抖露,二宫和也也没有躲开这让人糟心的感冒。于是,相叶雅纪在推开休息室大门的一瞬间就看见了沙发上缩在小被子里,擤着鼻涕喝着热水,瑟瑟发抖的二宫和也。

“早上好,nino你这是感冒了?”

“嗯,昨天睡觉窗户没关好,被吹的有点感冒。”

平时的小尖嗓现在哑哑的,二宫缩成小小一团,往沙发一边挪去,相叶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擤鼻子,突然凑近伸出手摸了摸二宫的额头。

“嗯,还没退烧啊。你在这里等等喔。”

相叶说完就出了休息室,二宫有点不明所以,于是掏出手机开始继续玩游戏,过了不知道多久,二宫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突然的开门声吵醒了睡眠很浅的他,他揉了揉眼睛,看向门外,只见相叶提着一个塑料袋走了过来。

“你先起来吃点东西吧。”

“你刚刚是去买药了?”

“嗯,但是买完药人家又说这个药要吃了东西才能喝,不然伤胃,所以去给你买了粥。”相叶一边说,一边把袋子里的东西掏出来。

“爱拔桑真是个八嘎啊。”二宫小声嘟囔着。

“啊?nino你刚刚说了什么吗?”相叶回过头看着二宫,眼睛一如16岁的那个少年,闪着令人着迷的光彩。

“没什么,就是说爱拔桑是个温柔的,”二宫顿了一下,他看着相叶的眼睛,用手揉了揉鼻子,又继续说“温柔的让人想一直依赖的八嘎。”

相叶看着自家竹马,因为发烧有点泛红的脸,和因为害羞而烧红的耳尖。“nino的话一直依赖着也没问题呦~”

“八嘎”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感冒没有好的二宫感觉自己难受的飘在云端,脚底软绵绵的,眼前绕着金星。

“nino今天很不舒服啊,早点回家休息吧。”樱井翔在看见他的状态后说了一句。

“嗯,那我先走了,辛苦了sho酱。”二宫背起他的背包慢慢朝门口走去。

“sho酱,你有没有见nino?”刚刚准备出门的樱井被相叶拦住,看着他一脸焦急便指了指门口说“刚刚出去,现在追应该还可以追上。”

“谢谢sho酱!”看着相叶慌慌张张跑出去的背影,樱井正感叹,便感觉有人把胳膊搭上了他的肩膀,回过头看见裹得像小狗熊一样的松本 。

“想好要吃什么了嘛,樱井さん?”

“嗯,天气这么冷,为了你着想,去吃寿喜锅怎么样,松本さん~”

“哈哈哈哈,好~的~呀~”松本被樱井一本正经的语气逗的笑出声,一边笑,一边和他走出休息室。

这时,手机铃把坐在休息室角落,像是被人遗忘了的大野佛吓的一哆嗦“摩西摩西?啊,去的去的,能钓上金枪鱼吗?啊,真的可以吗?好的,我一会儿过去。”

另一边,追上二宫的相叶一把抓住二宫缩在袖子里的汉堡手,拿出口袋里的手套套在上面。然后把手臂上挂的大衣甩在小小一只的二宫背上,

“你不觉得你穿的太薄了吗?难怪会感冒。”

“判断失误喽,所以衣服穿薄了。”二宫吸吸鼻子,看着手上的手套。

“天冷了,你也是35的大叔了,该添衣服了好吧。”

“哈,爱拔桑是嫌弃我是大叔了是吗,你个大猪蹄子,之前还说不会嫌弃我。”影帝君摆出一副可怜到浮夸的表情。

“....算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走吧,回家去吃章鱼烧,你躺着我做免费的那种。”

fin...

潤君,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ノ☀ノ☀ノ☀ノ☀

残月隐于云端,晚风止于梢头。
今日份的晚安,希望都能早睡。
おやすみなさい~ヾ( ̄▽ ̄)

最后一次的晚安

傻白甜无脑恋爱文╮(╯▽╰)╭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
【难得看见你睡得挺香就没叫醒你,我先走了。我不在的这两天好好工作,但不要累着自己,每天至少八个小时要睡够,你晚上睡觉怕冷,记得自己关好窗户,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我大概两天后回来,在那之前,照顾好自己。】

松本润睡眼惺忪的看着贴在卧室门上的便签条,写的密密麻麻的文字溢出满满的关心与爱意。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头毛,决定好好执行便签上的事项。


入夏的早上,窗外的空气无比清新,洗漱完的松本润站在窗前,喝着刚刚榨好的蔬菜糊,惬意的享受休息日。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屏幕亮着显示着一条信息:


【hey~我到了,这面超热的,如果不是要工作我就打算直接穿短裤踩凉拖了。╭(╯ε╰)╮】文字底下还配着一张热成一摊的仓鼠图片。


【嘛,辛苦了,我在吃早饭,过一会儿出去玩~\(≧▽≦)/~】看着屏幕上的一摊仓鼠,松本润笑出了声,他想象着樱井翔上身穿着西装,下身穿着短裤踩着凉拖的样子,想着下午出去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给他买一条合适的迷彩短裤。


【诶,我也想出去玩。过分qwq  啊,我先去忙了,你去玩吧π_π 】


松本润端着牛奶回到房间,拿出封印在衣柜深处的迷彩短袖,决定就穿这件出门。

下午,松本润走在街头,因为是工作日,所以街上没多少人,这也方便了他到处转悠。走进一家户外运动装店,仔细斟酌之后,终于决定拿了一条迷彩短裤和一条军绿色长裤,心满意足的出店,去了平时他们挺喜欢的一家蛋糕店,因为暂时没有档期,所以心安理得的点了巧克力蛋糕。


【翔さん,我在吃蛋糕哦,另外给你买了礼物( •̀∀•́ )】发过去消息后又拍一张自己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蛋糕的照片发了出去。


没有马上收到回复,松本润意识到他可能还在忙,于是开始专心的品尝起蛋糕。


一个人的时候总觉得一天过的那么漫长,拿着一杯奶茶的松本润坐在广场边的休息长椅上,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看看手表,还早。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把看着人群发呆的松本润的魂又牵了回来。


【 啊 ,忙完了,准备去吃东西。你吃了吗?】


【嗯,晚饭不怎么想吃,在外面坐着,再过一会儿买点明天的早餐然后回家。】


【嗯,今天晚上不出去吗?】


【今天晚上不出去,打算回家看一下台本,然后早点睡觉。】


【这样啊,看我的晚饭!(ˉ﹃ˉ)】


松本润看着照片里咖喱饭,忍不住吐槽


【翔さん,记得带毛巾,不然你的汗会吓到别人的。】消息发过去松本润就仿佛看见了樱井翔满身大汗的吃着咖喱饭的样子,又笑了起来。


【╭(╯ε╰)╮知道了,我先去看看明天有什么行程,你没事就回家好好休息吧。】

回到家 ,瘫在沙发上,看着聊天记录,电视里樱井翔杠铃般的笑声响起,松本润也跟着傻傻的笑了起来。


手机的画面突然卡住,手机铃响了起来是他说过在T.A.B.O.O里最喜欢的一段。

〝しないの?キス”

“可以吻你吗?”

光閉じる

熄灭灯光

未開の地図

未曾开启的地图

蜂の巣の奥の蜜

那是蜂巢最深处的甜蜜

Baby come

接起电话,电话另一头的人用有磁性的低音说:“还没睡?”

“这才几点啊,当然还没睡,你那面今天彻底忙完了?”

“嗯,感觉有点累啊。如果润在身边就好了啊。”

“那你早点结束然后回来喽”

“嘛,我也在努力赶进度,可是工作量在这里啊”

听着樱井翔委屈撒娇的声音,松本润突然心疼起来

“那你慢慢来好了,把想念积攒起来,见面的时候不是就更开心了吗?”

“虽然这么说也有道理,但我现在感觉我的想念都溢出来了。

(´இ皿இ`)”

“嘛,有电话啊,闲下来就打电话咯。”

“嗯。”

话题似完未完,却迎来了沉默。沉默中,他们听着话筒里对方的呼吸声。

突然樱井翔开口说“润,我真的想你了”

“嗯,我也想你”

曾经吐槽电视剧里情节肉麻的他们,此刻却毫不在意的说着令人肉麻的话。

“翔きん,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忙。”

“嗯,那晚安,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晚安,电话就此挂断,还以为会安安静静度过这个夜晚剩下的时间,松本润洗漱完,拿着台本坐在床上,看完最后一部分,伸手关掉灯,躺了下去。想了想又摸出手机,给远在异国的樱井翔发了一句晚安,随即把手机关成静音放在床头。正准备闭上眼,手机在床头嗡嗡响起来,松本润藏不住嘴角的笑,接起电话,听见他的仓鼠君在电话里说“准备睡了?”

“嗯,你不应该睡了吗?”

“想你啊,睡不着,这样吧,你把手机放在枕头边,我听你睡着再睡。”

“不会影响你休息?”

“你要是睡着的快,自然不会。”松本润懂了,樱井翔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听着他的声音睡觉,更是为了监督他睡觉。

“那OK啊,晚安喽。”

“晚安。”

把还在通话中的手机放在一边,便闭上眼睛渐渐睡去。樱井翔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还有翻身时发出的沙沙声,感到无比安心。

确认对方睡着后,对着手机话筒说了一句“晚安”,这一晚最后一句的晚安。

FIN...

冷色调暖色调

【翔润】小甜饼,各位安心食用(ˉ﹃ˉ)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是一个自己纠结好久了的问题。。。

↣↣↣↣↣↣↣↣↣↣↣↣↣↣↣↣↣↣↣↣↣↣↣↣

“尼桑,蓝色算冷色调没错吧?”休息室里,画伯樱井翔趴在桌子上看着正在给作品上色的大野智问道。

大野智抬头看了一眼他,fufufu的笑了“是冷色调的,怎么突然对颜色感兴趣?”

“嘛,就是突然想起来,问一下,”樱井翔把头埋在臂弯里,闷声闷气的问“那红色是算暖色调喽?”“嗯。”

休息室在大野智简单的回答后陷入了寂静。

“冷色调,暖色调,蓝色,红色。”樱井翔最近的异常反应让门把陷入了恐慌。于是相叶把除了樱井翔以外的门把都拉进了一个讨论群。


nino的财布:“呐,你们有没有觉得sho酱有点奇怪?”

面包侠:“诶,有吗”

世界的小尖嗓:。。。“sho酱的隐藏属性怕不是要觉醒了?”

nino的财布:“啊嘞?隐藏属性???”

面包侠:“(´・ω・`)”

世界的小尖嗓:“( ̄- ̄)sho酱的画伯属性。”

世界的小尖嗓:“@盆栽,我的命”

世界的小尖嗓:“J,你怎么看?”

盆栽,我的命:“???什么怎么看?”

世界的小尖嗓:“....sho酱最近意外在意冷暖色调的问题,作为第一红担,问问你怎么看。”

盆栽,我的命:“.....就兴趣使然?”

世界的小尖嗓:“可是,他在意这个问题超过一个星期了,怕不是魔怔了。”

nino的财布:“⊙﹏⊙,sho酱中邪了?”

盆栽,我的命:“嘛,过两天就好了,安心。”

盆栽,我的命  退出群聊

世界的小尖嗓:“J都这么说的话,就没问题了。”

世界的小尖嗓  退出群聊

nino的财布:“啊嘞?╭(°A°`)╮”

面包侠:“爱把桑要来吃蛋糕吗?(´・ω・`)”

nino的财布:“要!!!”


松本润最近也对自家仓鼠先生的行为感到奇怪,明明对美术什么的完全不在意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对色彩这么入迷。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了,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看着刚刚录完zero的精英翔,就这么一直看着。仓鼠本能的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目光的来源。

“shoくん,你最近在研究颜色?”松本润看着坐到自己身边的仓鼠翔。

“没有,就是有点在意,红色是暖色调,蓝色是冷色调,那红色加蓝色调出来的紫色呢,它是冷色调还是暖色调?”听完樱井翔的回答,松本润愣了三秒然后大笑,“原来是这个问题的吗,www,shoくん超可爱了www”

看着自家恋人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樱井翔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

“我现在知道了。”松本润的笑声被樱井翔的话打断,他擦着眼角笑到溢出的眼泪,刚想问知道了什么,就看见在眼前放大的樱井翔的脸,然后嘴唇上突然落下轻轻的一吻。

樱井翔坏笑着看着松本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的耳尖和脸蛋,说:“可算是想明白了,紫色是你的颜色啊,温暖的,浪漫的,让我能感到幸福的最完美的颜色。”

fin....


所以,,,我还是很纠结,紫色是冷色调还是暖色调。。。求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