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襲1988

别关注像我一样的咸鱼。。。开学了就变成连肉都没有的咸鱼骨。。。(ಥ_ಥ)

Toy(2)

双黑           天渐渐暗了,街上的人也渐渐散去,路灯昏暗的光照进玩偶店里,“该休息去了啊。”太宰从柜台前的凳子上起身,从里面锁了店门,转身上了二楼,走进了最里间的屋子里,房子里的机器滴滴作响,太宰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拿起放在床头的一本日记,看着上面稚嫩的字体,给床上带着呼吸机的人儿一页一页读起来:“4月29日,今天是我的生日,妈妈买了蛋糕,真的很开心,唯独不满意的就是,那条死青鲭也来凑热闹,都怪他,我的新帽子被拍上了奶油,我最讨厌青鲭了!”....... “6月19日,啊,这本日记的最后一页竟然刚好撞上了死青鲭的生日,真是的,今天他还拉着我去过生日,结果就是陪他吃了一堆螃蟹,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为什么会喜欢吃那种东西,又没多少能吃的。不过倒是很少看见那个混蛋能笑的那么开心。还是希望他生日快乐吧。 ”......读完之后,太宰合上日记,缠着绷带的手抚摸着日记本的封面,又抬头看向床上躺着的人,伸手搭在那人的手上,“中也,也该要醒了吧。”                   自从上次太宰来家里了之后,中也发现,他总是找着各种理由来家里玩,今天说“中也,晚上你帮我补一下数学吧,上课的时候开了小差,没听。”明天又会说“中也,今天是周五誒,我家没人陪我,不然我去你家找你吧!”面对这样的太宰,中也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于是太宰的计谋一次又一次的得逞,即使中也知道这个家伙的数学并不差,而且二年级的题他还能不会做?但也不好拒绝,因为中也感觉母亲意外的很喜欢太宰。所以刚刚升入三年级并升级成哥哥的中也在某个夏天的午后,问躺在他旁边叼着冰棒看他打游戏的太宰“喂,混蛋,你说你为什么总是来找我呢,你难道没有其他认识的同学或者朋友什么的吗?”“除了蛞蝓以外,一个都没有哦,而且,我不叫混蛋,我有名字,蛞蝓的记性不会差到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吧,怪不得卡在这一关过不去嘞。”太宰哂笑了两声。“哈?我怎么会过不去这种游戏,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啊,还有,难道只有你有名字吗死青鲭,我也有名字的好不好,你不也从来不好好叫我的名字吗! ”中也毫不客气的对太宰喊着,这时,中也的妈妈拉开了他的房门,“啊啦啦,中也,小声一点哦,弟弟在睡觉了,吵醒他的话会哭的,太宰君要吃水果吗,我去洗一些。”“阿姨,不用了,我的冰棒还没有吃完呢,谢谢阿姨。”太宰露出了令中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微笑,“哎呀,太宰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呢,要是中也像你一样就好了,是不是啊,中也?”“啊啊啊,妈,你快出去看着弟弟吧,太宰我会招待好的!”中也终于忍不住了,等母亲出去之后,中也瘫在地上,他回头看着同样瘫在地上的太宰,阳光下的太宰把眼睛微微眯着,额头上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竟觉得自己有些入迷,太宰被中也的眼神盯着感觉有些不自在,便开口说“喂,蛞蝓,你看什么啊,我脸上有金子吗,还是说你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脸?”“嘁,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只是在想,到底怎么样,一个人的脸皮才能和你的一样厚。”“誒 ,中也,你这么说很过分欸,而且,我脸皮再厚也只厚给中也看。”瞬间,空气安静了,太宰看见了中也烧红的侧脸,满意的点点头,便闭上眼睛,享受着阳光的照射,渐渐陷入梦乡。而中也此时还在一旁凌乱着,“什么啊,干嘛没事说出那种话。”想着想着,便也抵不住困意的袭击,沉沉的睡去。这一年,他们9岁,半开的窗透进夏日的风,挂在窗口的风铃“叮叮当当”的随风舞着,躺在地上的两个尚且稚嫩的小小少年,享受着他们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没有在意将要发生的事,可有些事就在不经意间悄悄地发生了改变。          TBC..._(:_」∠)_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