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襲1988

别关注像我一样的咸鱼。。。开学了就变成连肉都没有的咸鱼骨。。。(ಥ_ಥ)

When I see you again...


双黑

       初次见面,他正支着拐杖站在一棵桃花树下发呆,鸢色的眼睛倒映着朵朵盛开的桃花,可那双眼里没有光,明明还是个少年,身上却处处透着绝望的气息,黑暗将他重重包围。

       “你好,我是中原中也,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搭档了,所以,请问你叫什么?”

        “太宰,我叫太宰治,你是我第12任搭档。”

        “哦?那前面的11任搭档呢?”

        “因为太弱,全部都死掉了。所以,我的第12任搭档,虽然你是一个带着没有品味的帽子的小矮人,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像之前的那些废物一样,让人失望。”  听到这里,中也抬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太宰,而太宰也正在低头看着面前的搭档,一刹那,目光交错,太宰愣了一下,随即便说“这个眼神不错,要是在做任务的时候也能用这样的眼神就很好了。”

       第一次协同作战,是他制定的作战计划,计划的名字很讽刺,叫“漆黑的蛞蝓”,中也听了很生气,但也没怎么表示,那次作战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仅仅三个小时,便歼灭了所有敌人。从此,他们的人生死死的纠缠在了一起,双黑的称号也传遍了横滨,这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少年组合,在最黑暗的地狱边缘不断成长着。“他们身体中流淌着最黑暗的血。”凡是和港口黑手党有交易的组织,不得不明天提心吊胆,因为他们知道,那两个人在盯着呢。

        然而,对于当事人的中也来说,什么叫“他们身体里流淌着最黑暗的血”?明明只有太宰吧,中也平时是个虽然爱红酒但也很有分寸,注重礼仪的绅士,而且面对太宰和敌人以外的人都很友好,他还有一点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喜欢养花和各种小动物,没事干时,中也就会买好猫粮去街边喂一喂流浪猫,用太宰的话来说,中也是能够在黑暗中不断发出耀眼的光的人,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人,一个坏到骨子里,一个只是为了掩饰自己。

    

       在听说织田作之助死了的时候,中也正在欧洲做任务,当时他不免有些担心太宰,但又转念一想,那个自杀狂魔,会伤心才见鬼。结果,就这样,直到任务结束回到日本听说太宰叛逃时,他才发现,原来像太宰治那样的人也有伤心难过的时候。但出于终于可以一个人做任务,并且可以替掉太宰干部职位的愉快心情,他开了一瓶珍藏已久的柏图斯,酒是好酒,可中也越喝越觉得苦涩,他总是感觉自己的生活少了点什么,他酒量不好,酒品也差,所以,当他喝完整整一瓶酒后,画面就完全不可控制了,他在把太宰之前和他同居住过的房间砸了个乱七八糟后,一边骂着“太宰治你个混蛋青鲭!干嘛要叛逃,我的生活也全都被搅乱了!傻逼青鲭,别让老子再看见你!”一边慢慢蠕到被窝里。深夜,突然“砰”的一声惊醒了还在熟睡中的中也,他走到窗边,看见楼下那辆被炸的面目全非的车,他顿了一下后反应过来,那是他不久前换的新车。“卧槽,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当他走到那辆车跟前的时候,火势还在蔓延,旁边的地上倒放着一顶帽子,帽子里放着一个空酒瓶和一张被压着的字条,上面写着“拜拜,中也!(^_^)”“啊啊啊,去你妈的太宰治,肯定有一天,老子要亲手宰了你!”躲在不远处的太宰看见气疯了的小矮人后,微笑着点点头离开了现场。

           再次见面是四年之后,看着自愿被捕的太宰,中也连猜都能猜到肯定有阴谋,要不然,这个四年未见的曾经是搭档的叛徒怎么会轻易的再次从光明中回到这黑暗之地。果然,不久之后,战争开始了,但这次情况不一样,敌方的异能力者十分棘手,而三方鼎立的局面也十分焦灼。因此,那个名为“双黑”的恐怖组合,在解救Q的任务中实现了仅有一夜的复活。“啊,不亏是老搭档啊,配合起来果然得心应手,没想到蛞蝓到现在都还记得我制定的作战计划啊,是我小看蛞蝓的脑子了啊。”“你给老子闭嘴,混蛋青鲭,那天明明 说好要把我安全送回据点,结果你竟然就一个人拍拍屁股走了。 ”“还不是因为蛞蝓太重了,我实在想不明白誒,明明那么矮小的身躯为什么就那么重呢,真是奇怪。”“哈?我会重?明明是你自己不行吧。”“中也这么说就是你不对了,另外,今天千万别喝醉了耍酒疯啊,我可不管你。”“嘁,谁要你管。”说完,中也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不出人所料,在喝完一瓶酒后,中也就醉了,他醉醺醺的拽着太宰,因喝酒而烧红的脸搭在太宰肩膀上,“喂,混蛋,你喜欢什么花啊?”“誒?中也这是要给我送花吗?”“谁,谁说的,我是要在把你干掉之后去给你扫墓的时候给你的。”“誒,这话说的像是你能把我打死似的。”“嗯,谁说我不能呢,只是,平时,没有。呼。”“誒,这就睡着了啊,分开了几年,都闹腾不起来了吗?不过,还是睡着可爱啊。”太宰看着熟睡中的中也。

       “这次任务完成的还不错吧,中也。”“是还可以,结果呢,你这是什么情况,我还以为你躺在这里是因为任务过程中又去自杀了嘞。”“誒,我在中也眼里有那么不称职吗?这个样子是因为完成任务之后不小心从看台上掉下来了好吗?”此时太宰脑袋上缠着一层一层的绷带,像是又回到了在黑手党的那段日子,而中也坐在太宰身边愤愤地削着苹果,眼看着苹果削好了,中也却一口咬了上去,“誒,誒,中也那不是给我的苹果吗?”“谁给你削啊,自作多情,嘁。”两个人就那么坐在病房了吵吵闹闹的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傍晚中也被黑手党召回。太宰靠在床头,想着什么。“太宰先生,”太宰的主治医生走了进来“你的检查报告报告出来了,结果......”“没关系的,你直接说吧。”太宰露出了和善的微笑。“结果很不好,你的左肺情况相当糟糕,如果可能,能麻烦你做一下更全面的检查吗?”“.这样啊,好的,那还麻烦您帮我安排一下,谢谢。”

         “太宰先生,很遗憾,是肺癌晚期,不过如果配合治疗,生命可以延长......”“如果不治疗呢?”“如果不治疗的话,恐怕,不过三个月。您再好好考虑一下吧。”“谢谢,不过,我拒绝治疗。”太宰治拿着检查报告坐在病床边,回想着刚刚医生的话,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正在他发呆的时候,中也踹开了门“喂,你这个人是不是要废在医院不走了,都一个月了,你还不打算出院吗?混蛋也别在人家医院耍啊。无赖青鲭。”中也一把拽过旁边的椅子,翘着腿坐在太宰面前,太宰恍惚间挤出一丝微笑,“誒,小矮人,你还说我哦,这一个月里你就来过两回,我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是很无聊的,但好在医院里的护士小姐姐都那么漂亮。”“哈?啊,算了算了,懒得和你说,不过要出院了吧,”中也回头看了看放在门口的大包小包“还有一件事,我要去欧洲出差,所以最近没办法见面了。”“誒,蛞蝓告诉我这个干什么?”“就怕你来,找,找我啊。”“誒?这样啊....”太宰看着脸莫名红起来的中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以至于中也对他的虚弱没有丝毫察觉。

         这次在欧洲办事,中也总觉得没由来的不安,晚上在床上辗转反侧,甚至喝下两粒安眠药都无法安睡,于是这两个月变成了中也有史以来最难熬的时光。却不料,噩耗在他刚刚办完事回国的路途中传入了耳朵。“你说什么?太宰治死了?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太宰先生两天前在医院去世了,原因是,肺癌。他在去世前写了一封信要我亲自交给您。”中也一路上都在想芥川打来的那通电话,他不太相信那个人竟然就这么死掉了,直到他来到了太宰治葬礼的现场,芥川告诉他,太宰死去的前一夜说,等到中也回来再下葬。中也听完愣住了,他接过太宰写给他的信,在结束了葬礼后,坐在太宰坟边拆开了信,上面熟悉的字体让他不得不相信太宰治再一次没有打招呼的离开了。信写的不算太长,却让中也读的有些失神。

漆黑的蛞蝓小矮人:

        我不知道这封信是否能亲自交给你,不过看我目前的状态,是不太可能的了,没想到再次见到你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你竟以这种方式。所以,中也你应该高兴,毕竟自此再也不用见到我了,我自认为放弃治疗也是自杀的一种,所以,在见过你最后一面后,我便决定不再继续治疗,毕竟,我想死的好看点。中也,我这辈子一直在寻找活着的理由,也不断的在尝试如何无痛的接近死亡,如今,我都找到答案了,从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决定尝试为你而活,而现在我可以在任何一个安静的夜晚不痛不痒的去和死神赴约。此生能与你结为搭档,我竟觉得生而为人也不算太糟。喂,还有,你不要太早来找我,虽然我也知道你挺依赖我的,但我这里不欢迎小矮人。另外,中也,记得你之前问过我喜欢什么花,现在我告诉你,我喜欢桃花,因为,我们的初次见面就是在桃树下,那时候的桃花开的很繁盛,从此我莫名喜欢上了桃花,所以,中也,以后来看我,记得要带桃花。

p.s.中也,你的酒量和酒品真的是相当糟糕,我离开以后,尽量少喝吧,毕竟不会再有人送你回家了。

        这次,抱歉中也,不再见。*^_^*

                                                       太宰治

                多年之后,中也带着一束桃花,拎着一壶烧酒,靠着太宰的墓碑坐了下来,年过半百的他,仍是那样骄傲,那顶从不愿摘下的帽子下,藏着几缕白发,他倒出一杯酒,仰头倒进嘴里,“混蛋青鲭,我最近开始爱上回忆往事了,怕是时日无多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而后我也要去为自己而活一段时光了,没关系,我觉得不久之后我也得去找你了。”说完,中也开始默默地喝酒。临走时,他摘下了他的帽子,放在太宰坟前。这次,这位太宰口中爱耍酒疯的小矮人,没有再闹。

Fin.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