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襲1988

别关注像我一样的咸鱼。。。开学了就变成连肉都没有的咸鱼骨。。。(ಥ_ಥ)

小王子与小骑士(全)

date 1(6岁)

“治,这以后就是你身边的骑士(出气筒)了”

一只浑身缠着绷带的眼冒金光的黑发团子看着面前这只表情写满不爽的橘发团子“这是认真的吗?就他怎么矮?这就是只蛞蝓精吧,还带着一顶毫无品味的丑到爆炸的帽子。”

黑发团子的最后一句话终于激怒了这只沉默的橘发团子。。。于是不出意料的两只团子打在了一起。。

date2 (13岁)

“喂,混蛋,快点滚过来练习啊!”

“啊,蛞蝓真是很啰嗦啊,这样会变老哦。”

“啊,真的是,死青鲭,你要是一天到晚的少自杀几次,我就不会老的这么快了。”

“誒,中也这是在关心我吗。”

“滚。”

说罢,名叫中也的团子就把他的王子扔到了地上。

“咳咳咳,我说中也,他们让你教我体术,不是让你帮我感受体术。。。啊,要在床上躺一个星期了。。”

“混蛋太宰,别废话啊,赶紧站起来,还有别的动作要教,真是浪费时间。。。 ”

于是,他们这次打在了一起。

date3 (15岁)

“啊啦啦,这是中也第一次参加舞会吧,怪不得这么紧张,以后邀请其他女士跳舞的时候千万别踩到人家的脚哦~”

本来就有些紧张的中也被这么一说耳尖瞬间就烧红了起来,那双澄澈迷人的冰蓝色眼睛里冒着怒火,“鬼才紧张,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混蛋。”说罢便狠狠踩了太宰一脚。

“唔  哇。。真的很痛啊中也,明明是一个小矮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哦。。。啊,真是的。”看着中也渐渐走远的背影,太宰不禁吐槽着。 ”

舞会开始了,太宰和邻国的美丽的公主小姐姐与谢也跳着舞,视线却一直飘忽不定的寻找着那个小矮人的身影,然后他就看见了在一旁与众位贵族小女生相谈甚欢的中也,不禁皱起了眉头,鸢色狭长的眸子里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啧。”

“誒,这是怎么了,平时遇事一向淡定的太宰治也有烦躁的时候?”被无视很久,努力躲着太宰踩向自己的每一脚的与谢也小姐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唔,抱歉,只是看见了一些让人心烦的画面。”

“哦呀哦呀,是那个吗,听说是太宰身边的骑士吧,看起来你很在意他呢。”

太宰治嘴角上扬“不过是身边的骑士罢了,我对自己身边的人都一样啊,都是很关心的,不是吗?”

“嗯,大概吧。”与谢也撇撇嘴。

舞会结束后太宰一个人站在宫殿的阳台上心里想着和与谢也的对话,嘴里念叨着“特别的关心,吗?”

“喂,死青鲭杵在那里想什么呢?”

“啊嘞,原来是小矮人啊。我正在想为什么中也会长不高的问题呢。”

“啊?混蛋,就算比你矮你也打不过我。”

“哦,是吗?我只是不忍心对女士下手罢了。”

“啊,你简直是欠打。”

是的,他们又打成了一团,这一次太宰这位作死的王子大人在床上躺了两个月。。。

date4 (18岁)

哐哐哐。(敲门,不,应该是准备拆 门的声音 ) “喂, 混蛋太宰,你好了吗,能不能快点,磨磨唧唧 的 , 是女人吗。。”

“啧,中也,今天是我18岁生日誒,能不能温柔一点,还有,你才是。。。”当太宰治把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他被面前的平时超级嫌弃的自己的小矮人骑士惊艳到了。是的,面前这个如果不是因为声音,太宰治绝对不会相信这是那个带着黑色帽子的没品味的小矮人。。

“中也,你这是终于板正了自己的品味吗?”太宰治看着扎着松松垮垮的马尾却意外很好看的小矮人说。

“哈?还不是因为你,红叶大姐一大早就把我拽起来,说什么要给我打扮一下,参加你的生日聚会,不仅如此,她还把我的披风换成了这种低级的红色,说好不用换的衬衫也变成了这样,啊啊啊,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蛋。。。”

看着面前这只炸毛的小矮人,太宰治不禁笑出了声。

聚会开始了,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子,成年礼可是第一件终身大事,身穿正装的太宰治站在为他特设的舞台上发着言,台下中也手里端着酒,其实中也两个多月前就成年了,不过碍于家父的保守教育,他一直没有喝过酒,直到现在。

发言终了,太宰治四处寻找着小矮人,忽然,与谢也小姐姐从后面拍了拍太宰治的肩膀“哎呀,终于成年了吗,怎么样,是不是突然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啊?”

“嗯,是啊,不过有些事想做也不能太着急啊,不是吗?话说,晶子姐也成年很久了吧,怎么,还没嫁出去?”太宰治回头看着这个妆容精致的姐姐,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算了算了,不和你这毛头小子贫了,你是不是在找你的那个小骑士啊?这样,你先告诉我红叶在哪怎么样。”

是陈述句,只能好好回答了啊。“红叶大姐的话,现在应该在后面的花园里带着芥川玩呢,嗯,然后晶子姐是不是也可以告诉我中也在哪里呢?”

“誒,那个小骑士是不是没喝过酒啊,他现在正在大厅楼梯那里抱住酒瓶发疯呢。”说着便指向不远处的楼梯,这时,太宰治突然注意到与谢也后面还跟了个小不点。

“这大概就是晶子姐的那个传说中的弟弟了吧,真可爱。”太宰伸手揉了揉小孩儿毛茸茸的小脑袋,小男孩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惶恐,然后又故作镇定的介绍到“我叫敦,中岛敦,和姐姐来找芥川玩。”

“誒,芥川吗,嗯,那是个不好相处的孩子啊,祝你好运哟,敦君。”说罢便与与谢也饮了最后一杯。

当太宰找到中也的时候,中也正眯着眼睛满嘴酒气的说着胡话“啊,,,太宰治,就,就是个废,,嗝材王子,别看,嗝,他平时,,好,好像还挺,,聪,聪明的,其实,,他,真的是,嗝,超级笨,,,啊,,一个最简单的,嗝,体术,动作,他,他都,练不好,,真是的,,还,嗝,老是骗我,,这个,嗝骑士,还怎么当,,,嗝唔,,,嗯。。。”

看见这一幕的太宰哭笑不得,他无奈的从地上捞起他的骑士,“誒,中也的酒量就和身高一样让人堪忧啊,果然是无脑蛞蝓吧。”

“哈?誒,这不是嗝,,混蛋青鲭吗,,,嗝,你怎么在嗯,这里。”

“还不是因为中也啊,明明不会喝酒,还硬喝。”

“唔,,嗯,傻逼青鲭不得不说,,嗝,那个,真好喝。。唔,,嗝。。”

太宰瞟了一眼中也所说的那个,翻了个白眼,“废话啊,柏图斯能不好喝哦。真是没品味又没见识的小矮人。。”

“哈?嗝,来打一架啊,嗝,你个,混蛋。。唔,呕。。。”

“誒,,中也,,,别,,别吐啊。。。。”

这次,,他们没有打架,,而太宰也开始怀疑自己对中也的感情了。。。

date5 (20岁)

“太宰,这位是弥生子①,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带弥生子小姐到处走走,方便让她了解一下我们国家的国情。”

“了解了,父亲,您好,美丽的小姐,在下太宰治,本国最英俊的王子(我说并不是难道有用吗?),愿您能在本国愉快的度过今天。”太宰治故作绅士的说到,可言语间却藏不住往日里的轻浮。他深深地知道,这位表面上是来了解本国国情的小姐,其实是老国王为他找来的相亲对象,可他能怎么样,直接拒绝?如果想被关小黑屋倒也可以试试。

“唔,嗯,我是野上弥生子,很高兴有幸遇见太宰王子(打到这里,我自己都禁不住一颤。)。”弥生子自然不失庄重的介绍了自己,然后便看向那位王子。

太宰治这时候才发现,弥生子的眼睛看起来很特别,虽然是亚洲人,瞳色却淡到发灰,而那双看着自己的浅灰色的眼睛仿佛一下便把自己看透了。

*****(略过那个令太宰治难忘的下午)

“喂,你昨天不是去相亲里了吗?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那个小姐太令你难忘了?所有昨晚兴奋的没有睡觉?”中也表情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位昨天还自称最帅的王子大人。

“嗯,是挺难忘的,但难忘的不是那个人,难忘的只有昨天的对话。那个女人,真是可怕。”太宰治强忍睡意,他一直在琢磨昨天与弥生子的对话,就这样,彻夜未眠。想来也是不可思议,还有人能让他变得迷茫。

“所以说,你们昨天聊了些什么?你不会又抓着人家嚷嚷着要殉情吧?呵,那你就是活该。不过很少见啊,能让青花鱼挂念那么久的女人。”中也讽刺道。

“你相信不被祝福的爱情都会无疾而终吗?”太宰像是 自言自语似的问中也。

“哈?会无疾而终的爱情?那不是爱情或者说有关爱情的双方大概都是胆小鬼吧,不被祝福又能怎么样,无非就是少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无趣的环节,只要爱,那就应该这一起吧。 ”中也少见的认真的回答着太宰治的问题。

“那,中也会一直是我身边的骑士吧?”太宰治突然又转移了话题,不过这次还没等中也回答他就又接着说“嗯,不过像中也这样的脾气暴躁的蛞蝓小矮子也就只有我,噗...咳咳咳..”没等太宰治说完,中也就赏了这位王子大人一个肘击。

这天晚上,太宰治久违的做梦了,梦里,中也站在里自己不远的前面,就那样背对着自己,周围雾蒙蒙的,那头橘发显得各外亮眼,太 宰向他走去,却发现无论怎么走,距离却一直没有变,于是,他停步了,梦醒之前,他仿佛听见有人在 说 “看吧,这就是你们最后的结果。”然后看见中也就那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雾散开了,一滩殷红的鲜血从中也胸口涌出。那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太宰不敢再多看一眼,便抱着头苦苦挣扎,刹那间他感觉有一道光照向了自己的眼睛,“噗通”一下便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竟布满了豆大的汗珠,眼角也被泪水浸湿,大口穿着粗气,不禁回忆起梦里的场景,喃喃自语“只有这样的结果吗...”   

d a t e6    22岁

         22岁的生日,没有派对,没有贺礼,甚至没有地方可去,在不久前失去了一切的太宰治蹲在昏暗小屋的一角,平时的锦衣华服变成了此刻的破衣烂衫,褪去了王子的光环,脸上抹着黑黢黢的灰。

         “喂,过来吃点东西吧。”中也举了举手里的黑面包。

         “今天,外面的情况好一点了吗?”太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房顶破洞了漏进来的光照在他脸上,几月的劳苦奔波使得双颊凹陷,受伤的右眼裹着层层纱布。

        “你先把这个吃了再说啊,混蛋。”中也把黑面包塞给太宰,“唉,外面的情况?拜托,不用想都猜到了,到处都是乌烟瘴气的,我能抢到黑面包来都不错了。”中也看着不停嚼着面包的太宰,想了想又说“你怕是从来没有过这样憋屈的生日吧,不过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过什么生日嘞。”

       “中也怕是从来没有正经过生日所以在羡慕我吧。”太宰艰难的咽下一口面包,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不过蛞蝓说的也对,毕竟都这么大了,生日什么的早就没兴趣了,倒是这种生活让我觉得挺新鲜。”

        “哈?拜托,青鲭王子,你现在的身份很危险好不好,一旦被敌军抓到,咱俩都得死,我可不想和你死在一起。”本来还想安慰一下太宰的中也觉得自己还真是自作多情。

       “誒?中也刚刚说咱俩都得死,意思是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喽。嗯,一起死这个想法不错,但想想我要和一只黏糊糊的蛞蝓殉情,咦,我都嫌弃。”太宰装作嫌弃的样子,看着被气得发抖的中也,轻笑一声又说“不过,谢谢你,中也,明明可以抛下我自己逃走的,却还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

        “哼,要不是看你不会功夫,可怜兮兮的废物青鲭样,我才不会留下来呢。”中也看着一脸欠揍样的太宰,“算了不和你说了,你先睡吧,我来值夜,毕竟这周围不太平。”

        “中也,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很庆幸,你是我的骑士。虽然我已经不再是什么王子了。”太宰瞟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中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到底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赶紧滚到下面去睡吧,不过记住,如果听见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躲起来,直到我去叫你。”中也看着太宰走进地下室关上门,又转眼看向门外,远方的犬吠扰的人无法安心,空气中弥漫着战争的硝烟和死亡的气息。

       午夜,惨白的月光预示着死亡的降临,太宰被头顶传来的嘈杂的脚步声吵醒,接下来是纷乱的叫骂声和 打斗的声音,他记起中也的话,躲在了一个不会被轻易发现的角落里,他静静听着上面的动静,在最后一声呻吟响起后,一切陷入了死寂,太宰默默的等着,露在外面的左眼流露出一丝不安,当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地下室门口,“喂,死青鲭,没事了出来吧,不过,情况好像有些糟糕了。”太宰走近发现中也脸色煞白,腹部冒着鲜血,“喂,别愣着了,一会儿肯定还会有人来的,你快走吧,路上小心点,别像个傻逼一样的再被抓住。”太宰愣住原地,许久前的梦里的画面从脑中一闪而过,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中也推出了“避难所”,里面传来了中也声音:“快走,等一切结束之后,再回来找我。”“中也,你真是个会骗人的小矮子。”说完,屋外没有了声音。

        十年后,太宰推开卧室的窗户,那只受伤了的右眼再也没有见过阳光,终日躲在厚厚的纱布下,“津岛先生,奶奶让我给你送来苹果派,还有麻烦您下午去陪她说说话,她说和您聊天非常开心,请您务必要去。”“嗯,知道了,不过萍子不用对我用敬语。”太宰接过女孩手里的装着苹果派的篮子,把她送到门口。回屋后,太宰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明媚的阳光,是的,太宰在一切结束了之后如约回到“避难所”,但他没有找到中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于是,他干脆隐姓埋名在这里生活了下来,他要在这里等中也。“中也,你个小矮人骗子。”。

         他在这十年里,从浑浑噩噩变得平平淡淡,他慢慢喜欢上了和老人聊天,大概是因为可以从这些垂暮的生命中获得活下去的动力吧,他这么想。傍晚,和老人聊了一天的太宰回到了他的“避难所”,正靠在门边发呆的太宰突然听见了门外有人在交谈的声音,那个声音,他不会听错的,“砰”地打开门,他证证地看着门口这个比他矮一个头,带着黑色礼帽,任橘发散漫搭在肩头的青年,门外的人也抬头看向他,冰蓝色的眼眸里有着些许讶异,他开口问道“请问这里是先生的家吗?”“是的。”“哦,嗯,我就是路过时感觉这里似曾相识,请不要误会。”“你,不记得这里了吗?”“誒?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啊,您会不会认错人了?”“这样么,你要不要进来喝杯茶?”“不了吧,说实话,我正在找一个人。”“嗯他叫什么呢?”“我忘记了,虽然我的大脑不记得了,但我总感觉,那个人等我来说,很重要,他好像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和我在一起,不过,因为前几年的战乱,我们好像走散了。”听到这里,太宰再也忍不住了,他颤抖的叫出了面前人的名字“中也,是我啊。”“等等,您是,请问您的真名是?”“是我,太宰治,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瞬间,深深压藏于心底的记忆涌上心头,中也想起来了,面前这个已经有丝丝白发和条条皱纹的男人。“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此时再也抑制不住的眼泪涌了出来。“抱歉,王子殿下,在下来晚了。”“那,我要惩罚你,从现在开始要寸步不离的在本王身边。”“遵命,王子殿下。”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