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襲1988

别关注像我一样的咸鱼。。。开学了就变成连肉都没有的咸鱼骨。。。(ಥ_ಥ)

遣悲怀

*高举双黑大旗,

      [ 第 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格式也有bug,请见谅,还望各位多提建议](ಥ_ಥ)

那么,故事开始_(:_」∠)_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屋内的男人瘫在一堆堆报纸里,口鼻间缭绕的烟证明他还活着。缠满绷带的手搭在头上,另一只手里捏着一个相框,只见相片里的两个人儿都咧着嘴笑着。突然男人喃喃道: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在哪。

        那是个令人难忘却也不愿记起的夜晚,“喂,混蛋太宰,在这里等着,要是这次你敢先跑,以后就别再想见我了!”“是是是,中也大小姐,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的。”“嘁。”回忆每每至此,名为太宰的男人那双鸢色的细长双眸中总会闪过一丝伤感,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窗外的雨渐渐停了。“啊,该去看看他了啊。”说罢便从报纸堆里把自己捞了起来,压了压炸起来的黑色卷发,伸手抓起沙发靠背上的卡其色风衣,便走出了门。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太宰走向那人最爱的跑车旁,习惯性拉开了副驾坐的门,却自嘲似的笑笑“啊,啊,又忘了,小矮人已经不在了啊。”说罢仰头平复了一下情绪便驱车开往那人的所在地。

         正在那人的坟前,太宰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束白色的雏菊,看着矮矮的墓碑,故作嘲笑的说“呵,不愧是蛞蝓啊,连选的墓碑的品味都是那么差,唔,要是你听见了的话估计又要揍我了吧,可惜啊,没机会了啊。话说你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我呢,到底想说什么呢,哎,真的是急死人了,好歹给说我

完再死啊,现在这样搞得我都没心情自杀了。”阳光渐渐向西靠拢了过去,一切在夕阳的映衬下都变得柔和了起来,太宰取出一支烟,缓缓点燃,烟从指尖掠过,消失在空气中,“呐,中也,你知道吗,你酒窖里面的酒我都喝完了,果然是专业藏酒师啊,每瓶都很好喝呢。嗯,还有什么呢,啊,对了,芥川现在也变成干部了哟,我现在属于无业游民了,偶尔回趟侦探社,看看敦君有没有被国木田带上歧途,现在发现敦君和芥川跟我们挺像的呢,在他们身上感觉看见了那时候的我们俩,没事干就打来打去的,却也会在正经的时候互相帮着对方,啊,总之一切都很好啊。”






_______ 分割线_______

盯~_(:_」∠)_誒,,,各位好,这是在下第一次写文,内容难免生硬(๑•ี_เ•ี๑),所以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也会接受各种建议,还希望大家会喜欢在下的文章,在此感谢各位的阅览(ฅ>ω<*ฅ)

评论(5)

热度(3)